-战后日本政府的历史观:拒不认罪的五十四年–中国警察网

战后日本政府的历史观:拒不认罪的五十四年
-中国警察网
1956年台湾“立法院”院长张道藩率代表团团体参拜靖国神社(材料图)  本文来历:《光明日报》1999年11月19日刊,作者:陈景彦,原题:《拒不认罪的五十四年 ——试评战后日本政府的前史观》  54年前,日本政府宣告无条件投降,完毕了近代以来的对外侵犯前史。可是,战后的日本政府从未对其侵犯的前史有过正确的知道,更未对受其侵犯的国家认过罪,而是一向固执承继战前日本政府拒不承认侵犯的观念。  1945年8月的伦敦协议中初次导入了“反平和之罪、反人道之罪”的新的审判法理,并初次应用于纽伦堡军事法庭,使德国纳粹受刑。此准则的建立可以说是战役审判的一大前进,使战役审判从单纯的违法审判上升为根绝战役、保持平和的手法。可是,日本政府却从来没有从内心上承认过这一准则。1947年2月,东京审判进入辩解、反证阶段,日本律师团团长清濑一郎在最初陈说中,即清晰论述了日本政府的见地:“关于主权国家行使主权的行为,或许因其时国家机关之故,如果说个人承当职责,作为世界法理是不建立的,”拒不承认纽伦堡准则的合法性,否定日本国家和战役指导者有战役职责。清濑的讲话可以说是战后日本政府对待侵犯战役心态的原形。  1949年新我国建立,日本政府追随着美国采纳敌视新我国的方针,在前史观问题上拒不承认曩昔对我国的侵犯战役。仅从对掳掠我国劳工问题的情绪上,即可看出这一点。1950年4月3日,在第七次日本国会众议院外务委会员上,有人就日本报纸《世界新闻》报导的木曾谷御岳我国劳工被虐杀一事提出责问。法务府官员高桥答:“御岳山的问题,我不清楚是何事,但即便抽象地说是俘虏,我以为那实践是华人劳务者……现在作为法务府的定见,报纸登载的事,与咱们全然无关,那恐怕并非是有威望的东西。”这位法务官员除了以“不清楚”支吾其词外,便是声明与作为政府机构的法务府无关,而且还否定报纸登载的现实。当另有人诘问往后方案采纳何种情绪时,高桥答道:“如我前面所言,现在才知道详细现实,我想进行查询与妥善处理,决非知道后而不了了之”。但在5年后的1955年12月日本第23次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,社会党议员田中稔男又向时任外务大臣的重光葵提出责问:“另一重大问题便是战役中强掳至日本的我国人遗骨问题……期望政府不要把此事作为民间团体的工作,要自觉负起职责。这是一个向六亿我国人民标明日本国民诚心的问题,这是一个重要问题,所以期望外务大臣仔细辩论。”重光葵答复:“关于政府怎么作,现在不能立刻答复,而且至今也没有方案,可是我想对此问题倾注全力。”从5年前日本政府法务官员标明“决非知道后而不了了之”到5年后日本外务大臣标明对我国劳工问题“倾注全力”,而在这5年中日本政府除了否定强掳我国劳工,掩盖侵违法行,却并未作任何有关我国劳工的查询,这就标明日本政府的表态仅仅虚情假意的说说罢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